“我是谁,怎么可能摔死?”
 
    “这波完全没悬念了,吃鸡什么的不存在的。”
 
    “哇,这一手操盘真是让人毛骨悚然,以后决不在大舅哥这里出手了。”
 
    然而真的让楚生毛骨悚然的就是他在空中竟然看到了伐木场里面站了一个人,还举枪对着他!
 
    这下可真的是雪上加霜了。
 
    伐木场的人也是奇怪,听到了摩托车疯狂接近的声音,原本做好了作战准备,可是突然间摩托车的声音不见了,正当他以为对方停车摸到近点的时候,天空突然飞出一辆摩托车。
 
    这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旋即右键开镜疯狂对着摩托车扫射。
 
    楚生在摩托车快要落地的时候直接选择了跳车,落在伐木场的木头堆上面,血槽直接掉了一半。
 
    楚生当机立断掏出黑粗长的s686准备正面喷一波,结果楚生看到摩托车直接正面砸在那人脸上,直接将这个家伙给砸死。
 
    “这……”
 
    楚生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收起了自己的猎枪,轻叹一声:“唉,我还没认真,你就倒下了。”
 
    弹幕区上一波嘲讽的弹幕还没刷过去,新一波的666又旋即接上。
 
    “e,天火杀、毒杀、载具杀,反正大舅哥能不动枪就不动枪。”
 
    “哇,这几波有点像是死神来了啊,先是十字弩声东击西,这又是正面被摩托车砸死,结局贼惨。”
 
    “这一波控车技术666,大舅哥不愧是被称为‘诸葛婉君’的男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你们这群水友太肤浅了,亏我诸葛婉君能掐会算,早已料到这一幕,唉凡人就是凡人……”
 
    “楼上阴阳怪气的学大舅哥说话,封了封了!”追风直接说道。
 
    “师范学妹~ 232093723 ~自个vィ訁的空间發咑萢的~~洗澡”
 
    “哇,小广告都打到小鸽子直播间了,封了封了!”
 
    楚生用急救包将血拉起来,又将饮料打满,这才美滋滋的跳下去舔包,又舔了一堆手雷。
 
    现在楚生身上已经装了将近二十颗破片手榴弹,随后楚生走到车旁边将冒烟的摩托车扶了起来,随后奔奔跳跳地朝着伐木场的房子跑去。
 
    “我觉得大舅哥扶摩托车这个举动,有深意!”
 
    “我也觉得有这里应该有伏笔……”
 
    “我诸葛婉君从来不做无意义之事,就连翻车也是为之后杀人埋下伏笔……”
 
    在所有人稀奇古怪的弹幕之中,楚生跑到了房区,将三个房子搜完之后来到了背坡的草丛里直接趴下。
 
    决赛圈除非是那种四周没有任何掩体的房子,还在天命圈里才可以去,将所有人全部架死,否则决赛圈进房子就是死路一条。
 
    几颗雷扔进去就可以教你做人。
 
    楚生刚一趴下,顿时弹幕里一连片的苟字飘了过去,楚生见状嗤之以鼻。
 
    “你们懂什么,我告诉你们我这个位置待会儿肯定会来人,我先卡死电厂摸过来的人再说。”
 
    伐木场前面守着,等看到人已经是近点了,而且伐木场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个低凹,很容易被高打低压制,这也是楚生选择伐木场后面背坡的原因。
 
    在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一举一动,而且这条路上树木和掩体比较多,必须先把这里架死才行。
 
    否则腹背受敌,只有喷子和十字弩的楚生会很难受。
 
    楚生刚趴倒在地,顿时轰炸区就将伐木场这一块地方笼罩起来。
 
    楚生稍作考虑,起身朝着下面的石头后面靠近。
 
    这石头正好可以当做半个掩体,希望这天火不要真的亲近楚生。
 
    趴在石头后面,楚生转动视角观察着下面,果真还让他看到一个从电厂出来的人,鬼鬼祟祟地朝着山上摸来。
 
    不过距离有点远,楚生不想打草惊蛇,放进了再打。
 
    上打下这种地形,用十字弩就很不方便,因为下坠更不可控,而且有许多障碍阻碍弩箭飞行。
 
    楚生在等待对手摸上来的时候,闲得无聊开始唱起歌来,只是这歌……
 
    “小兔子乖乖,朝前走走,快点走走儿,我要炸你。”
 
 第50章:天火与手雷齐飞,火光与爆炸一色
 
    直播间里的观众顿时无语,就连苏小沐也捂着光洁的额头,她真的想把楚生一把从座位上拉开,这也太丢人了!
 
    就连水友也被楚生搞得头皮发麻。
 
    “幼稚鬼,孤立你!”
 
    “好丢人啊,我要关直播了,周围人的眼神我特么受不了了!”
 
    “已取关,什么时候小鸽子来直播的时候再关注。”
 
    随着天上一阵闷雷,炮弹被打到云层之中,传来沉闷的滚滚雷音。
 
    耳畔忽然传来刺耳的急促声音,天火制裁空降大地。
 
    顿时眼前所及之处,炮火纷飞。
 
    楚生本以为下面那个家伙肯定也会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轰炸区结束之后再冒头,没想到这家伙头铁的一匹,竟然直接顶着轰炸区就冲上来。
 
    “卧槽,轰炸区这么努力,起码的尊重还是要给的吧?”
 
    楚生面对轰炸区向来都是怂的一匹,看到有人居然敢这么无视轰炸区,顿时心有怒火。
 
    连他都要敬而远之的东西,其他人不当回事,这不是说自己不如别人吗?
 
    这能忍吗?
 
    楚生悄悄地切换到破片手榴弹上,脸上露出贼眉鼠眼的笑容。
 
    现在有轰炸区做掩护,手雷的声音很难被察觉,只要估算好时间和距离……
 
    楚生看着那人一步也不敢停,直溜溜的朝着山上跑来,手中破片手榴弹拔开保险,心中默念倒计时。
 
    当还有三秒爆炸的时候,楚生直接朝着对方冲上来的路径上扔去。
 
    那位一路顶着轰炸区硬着头皮冲上来的大兄弟,忽然看到眼前远处石头背后扔出来一个东西,还稍微愣了一下,等看清楚是手榴弹想要躲开的时候,破片手榴弹直接在头顶爆炸,顿时直接将这名玩家炸死。
 
    击杀数:14!
 
    被手榴弹炸死的玩家致死都是懵逼的,这特么反坡石头后面啥时候躲了一个人?
 
    楚生没有急着舔包,在决赛圈里如非没有子弹或者没有医疗用品这种情况,最好不要暴露位置去舔包。
 
    因为你能看到盒子,必然也是暴露在你或者其他人视野范围里,这时候像个小猪仔一样去拱食,下场只有变成一锅美味的猪头肉。
 
    楚生继续在石头后面窝着,盒子被草丛完全掩盖,等到其他人冲上来看到盒子,早已在楚生的攻击范围之内。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后山似乎没有半点动静。
 
    而伐木场前方也没有发生战斗。
 
    现在圈已经不大,最后的安全区刷在了楚生身后,也就是包裹伐木场的位置。
 
    楚生只要一回头就可以进圈,所以暂时根本没有必要先进去,而是先决定把身后的人卡死。
 
    在决赛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确保自己身后没有人,一旦被人偷了屁股夹在中间,那就很难受了。
 
    这是第五个毒圈,持续时间是两分钟,缩圈需要四十秒钟的时间,现在距离刷圈还有一半的时间,楚生也只需要在这里待一分半左右就可以了。
 
    楚生又看了一眼地图,他确信待会儿肯定还有人从这里上来!
 
    M城的人肯定要从山背面摸上来的,因为直接上山会面临着一条公路的三岔路口,在这里是没有任何掩体的。
 
    决赛圈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不会选择一条能被活活打靶的路。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背后的伐木场没有听到任何交火的声音,这更让楚生笃定了这里会有人的想法。
 
    楚生看到直播间的气氛随着决赛圈蹲点有些微冷,不由说道:“不如我再开一个竞猜,大家来玩一下吧!”
 
    苏小沐眉头轻蹙说道:“哥都决赛圈了你还玩?”
 
    楚生笑了笑,决赛圈不浪起来怎么能叫决赛圈呢?
 
    “大舅哥的决赛圈绝没有平淡一说。”
 
    当所有人看到选项的时候,顿时就觉得,嗯大舅哥已经不是有点皮了,而是皮的厉害。
 
    一共加他只剩下十个人了,他居然想用手雷炸五个?
 
    追风二话不说直接将0-4这个选项拉满,顿时被直播间里的水友一顿狂喷。
 
    “哇,狗比追风,身为皇帝居然连低保都吃!”
 
    “直播间皇帝已经公然不要脸到这种地步了吗?”
 
    竞猜的赔率瞬间变成了感人的9.9。
 
    楚生也看了一眼感人的赔率,顿时目瞪口呆,这……
 
    “你们这是搞事是吧?反正我就说一句,这一把可以让追风一波去工地,大家想不想别墅嫩模,就跟着我押5个!”
 
    楚生说罢推了推一旁的苏小沐道:“小沐,把哥的手机拿来,押300鱼丸的5个以上!”
 
    “嗅到了一股操盘的气息,跟了跟了!”
 
    “300鱼丸这么狠的嘛?那我也跟50鱼丸。”
 
    “梭哈,100鱼丸跟了,晚饭有木有着落就看这一波了。”